主题 : 其实我也很爱你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59344
威望: 59377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1-04-21 13:04

其实我也很爱你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请原谅我迟来的悔意。

她入土的那个中午,我还在回南宁的飞机上。手机是关了的,弟弟只好给我发短信:姐,她十二点三十五分入土为安,爸爸吩咐你默哀十分钟。

下了飞机已经是下午一点,我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在人来人往的机场泪流满面。

我的左手很完美,皮肤细滑,五指纤纤。但我的右手缺了一根小指,断口的地方丑陋不堪,这是我二十年来最心痛回忆的见证,与她有关。

她是我的奶奶。

二十年前。我才七岁,由早已守寡的奶奶带。

她几乎不对我笑,偶尔会对我的弟弟笑一下。她喜欢男孩,我们都知道。和很多重男轻女的农村妇人一样,她有什么好吃的从来不会先考虑我。

我开始恨她,这个根本不把我当做亲人的老女人。我才七岁,就要帮她喂猪、挑水、煮饭,还要带着我那哭哭闹闹不听话的弟弟。

有一年冬天,我们那个小村子下了薄薄的一层雪,我贪玩,趁她出门干农活,我带着弟弟去看雪。那天真的很冷,玩过之后回到家,我忽然发现弟弟有些不对劲,摸了一下他的脸,很红很热。弟弟发烧了!我急得不行,想去买药,但又没有钱。忽然想起上次弟弟发烧的时候,她曾经从红黑柜子里拿钱送弟弟去卫生所。房间里的光线很暗,我几乎探了半个身子在柜子里使劲地寻找。

“你这个不争气的死丫头,竟然做起小偷来了!你敢偷我的钱?”她冲了过来,狠狠地关上了红黑柜子的门。然后,我来不及抽走的手就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倔强的我不愿意在她面前表露脆弱,只是闷闷地哼了一声。而她,很快察觉了弟弟的不对劲儿,一把抱起了弟弟就往外面冲。我暗暗松了口气,弟弟会没事了,我要趁她不在,看看我的手被那柜门夹成了什么样。

我右手的整个小指由于她用力关柜门的缘故,被绞在了柜门的缝隙之间,痛得我几乎失去知觉。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也抽不出我的右手。不知是因为整个手指被压碎还是因为柜门已经坏了。我只知道那只手越来越痛,然后,我就真的痛到没有知觉了。

我醒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缠了灰色纱布的右手还在痛。幸好,那个老女人还知道救我。看在她为弟弟心急的份上,我也不怪她了。

接下来的三天,我都很安静。第二次为伤手换药那天,父母终于从县城来到我们姐弟俩的面前。妈妈小心翼翼地拆开我手上的纱布,我痛得厉害,不敢去看。当我的手感觉到冷冷的空气,紧接着听到妈妈哇的一声大哭抱住我后,我才转过头来看我的右手。

我永远不能忘记那触目惊心的震撼。

我很坚决地要求离开那个煎熬了我足足七年的家。并且坚持弟弟也要一起走。我再受不了那个老女人对我的虐待。走的时候,妈妈抱着弟弟,爸爸抱着我。我用一种很冰冷、很怨恨的眼神最后看她,她站在家门口的老槐树下,瘦而高,站得笔直。我决心,从此以后,我要把这个老女人从我的记忆里完全地清除,再也不要记起。

再一次见她,已经是十年之后。

我是被逼再见她的。我并不知道那个站在我家楼下的老太婆就是她。十年,我长大了,她却被岁月无情催老。我不认得这个老太婆。我绕过她,准备上楼。

“丫头。”我听到了苍老的声音。接着我握紧右手的四个手指,心里那根刺开始扎我,扎得很痛。这个老太婆,她还有什么面目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想她甚至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我只是一个死丫头。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滚!”我大吼。

因为这一句话,从来极疼我的父亲给了我一巴掌。指着桌面上那堆草药吼:“那是你奶奶,她六十五了!背着这堆给你的草药走了整整一天才到这里的!”

我满眼是泪:“我都残废了,要草药有什么用?”

那一天,她始终不愿意走上楼来,又连夜一个人走回去。父亲是推了车要去送她的,但她坚持没坐。父亲只好一直陪她走回去。而我,竟然一直又过了十年,也没再去见她。我在中国的各个城市里游走,不是没有时间,也不是没有钱。我只是不去看她。一次也不去。

我只是不知道,我十年前见她的那一面,竟然是她活在人世的最后一面。

我跪在那堆黄土前,不知道为什么哭得停不下来。爸爸仿佛一夜老去,走到我的面前拉起我,也扬起了手。如果可以,我宁愿他真的打下来。但爸爸最终没有,只是哭着骂我:你怎么这么不孝呀!他指着那个红黑的老柜子说:你奶奶说,里面的东西全是给你的,谁也不给。

我摸摸我残疾的右手,发觉自己早不那么在意它的不全,它并没有影响我活得独立自尊,也没有影响我获得爱情。我用我的右手打开了柜子。然后,泪水再次和着周围人群的哗然而落下。那一柜子里都是什么呀,满满的全是钱,一毛两毛的,一块五块的,叠得整整齐齐。

我看着爸爸,说:爸,其实,我也爱她,我只是从来没有承认过。我看着那个红黑色的木柜子,心里一直在问:奶奶,你听到我在叫你了吗?就像我觉得你不爱我一样,你只是从来不知我也很爱你。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