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爱情的逃兵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59335
威望: 59368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1-05-02 13:02

爱情的逃兵

他母亲同她父亲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他们曾经在同一个家属院居住过,不同的是单位给他的母亲给分的楼房,而女孩同家人居住小院。那时的他同父亲生活在南方的省城,并且在那里上学读书。周末还有寒暑假的时候他跟随他的父亲看望在北京工作的母亲,到北京家他做的第一件事,便会去给女孩送零食。其它同伴没有的待遇,每次他找到女孩的时候,她看见他的第一眼便会吆喝着小哥哥你来了,给我带的啥好吃的啊!要是有其它孩子在,这时他的便会伸出藏在背后小手有时里面攥着是大白兔奶糖,或着是山楂卷,另外衣兜还花生或瓜子。

女孩同伙伴玩的起劲时候,他站在一旁看着女孩等着女孩要是受啥委屈了,便会嘟噜着小嘴告诉他。这时的便会像个小大人维护着女孩,为了女孩会拉下脸面同其它玩伴说好话,而且拿零食交换条件。他的爷爷是高干吃的零食一般家庭花钱买不到的,其它在场孩子都一脸蒙,以为自己听错了,齐刷刷看向男孩。除了保护女孩和送零食以外,他家里改善伙食的时候,叫女孩回家吃饭也是他的任务。饭后他会拿一块大白兔奶糖放在水杯里用热水泡开看上去像一杯牛奶给女孩喝。女孩家里没有热水器,他的母亲收拾完碗筷。给女孩洗个热水澡,他便会在浴室门口歪着个小脑袋偷看,结果让女孩子给发现。他的母亲让他回屋写作业,他不肯离开他非的和女孩一起洗,他的母亲因为水量有点小,同时洗怕着凉,他看次事行不通,连水喷头就够不着他非的给女孩洗澡,他的母亲一顿诉斥迫不得已的离开了。女孩在他母亲那里待遇比他好的多,有时女孩感觉自己才是他母亲的孩子,得到的疼爱也是女孩在亲生母亲那里体会不到的,所以女孩心里早就把他们当成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他比女孩大四岁,除了给女孩送吃的时碰见女孩玩伴;其它时间连话很少同他们说的,在他眼里都是小弟弟小妹妹,他有的他朋友圈。那天女孩的玩伴借机提了一个要求,陪她们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为了女孩他留了下来,他当老鹰女孩在前面护着后面当小鸡的玩伴,女孩的姐有点同他耍赖 。直到他累的满天大汗他直到游戏结束他都在当老鹰,那年他八岁,女孩四岁。

后来女孩被拐卖,他们再次见面是二十年后,他同她父亲去女孩生活的县城演出,只是女孩赶到时他的节目已经到了结尾,在他们谢幕的时候女孩认出了他。同演出的一位女同事在他们演出结束准备离开舞台时,喊了他的名字;而且表情及动作都透着爱意,舞台上对话与动作,被当观众她看在眼里,那天也是电视直播。从他女同事表情动作中可以看出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女孩一切都明白了,自己离开时间太久了,他身边已经有了心爱女孩。身边看演出的人议论这小情侣闹矛盾了。

他那年二十八岁,有女友很正常的事,她强忍着眼泪没有流出来,节目单上最后一个节目演出者写着她父亲名字。她与父母分开二十年了,她不确定父母是否清楚自己的生死,女孩想同父亲打个招呼,此时她的父亲已经是一位全国知晓的歌唱家,要想接触上不是容易事,那天女孩连票都没有,跟熟人进去的。所以座位也是相当往后的,其它歌手下台来与观众互动,她的父亲没有,当她想试着往前面空座靠近,便让现场的管理人员制止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女孩还算是幸运的,演出结束电台记者采访她的父亲,女孩趁乱绕到父亲附近,只是人太多女孩踩着台阶边。勉强看见父亲侧面,她顾不上挨摔的危险,学着儿时的样子拉着长音高喊了声老师,最终父亲发现了她。后来女孩跟着演出车去了住宿的酒店,把写有地址和电话号码纸条给了她父亲。

演出人员回京时间不一,他是最早离开女孩生活县城的,回酒店收拾一下东西中午饭他们都没来及吃,便坐着大巴赶往下个演出点,戏剧式的她们重逢了。在发车前他下车去酒店后面超市给女友买零食,女孩认出了他;他确不记得女孩了。当他从超市出来被女孩拦住,开口问阿姨来了吗?女孩声音有点低也有点紧张,他似乎感觉道不对劲,谁这次女孩加上他母亲的姓,其实女孩在试探他是否对自己还有印象,早得知他的母亲担任团长的职务,而且演出单上也没有他母亲的名字。可能他早就把女孩遗忘了,女孩看着他的背影朝相反的方向走去,女孩咽下想说的话,心里也明白曾经爱护他的小哥哥不见了。成为了其它女孩守护者,可是当他走几步便回过头。像儿时那样背后拿着女孩爱吃的旺旺雪饼,可能因为回想起了儿时原因,那一刻感觉好饿。女孩心里暗喜像儿时那样,期待着他把吃的送过来,还没有在儿时回忆中缓过神的她,通过声音得知了答案,司机高声的问他那女孩谁啊!他回答的非常响亮不认识 。

她们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一个星期后女孩的手机里有不显示号码的电话打入,每次都是接听后对方不说话,一天都接几遍。也有女孩的家人打的,似乎他的运气在女孩那里并不是很顺当。女孩连接几通不做声的电话后心烦意乱,以前没有情况。当他的无声电话打给女孩的时候,女孩没有能压住心里的火。把他臭骂一通,当然女孩不知情,后来他又试着联系过女孩,给女孩定做衣服。打电话给告诉女孩他想同母亲去看看女孩,理由自己母亲想她了,顺便送些钱花女孩婉拒了。再后来凡是知道是他的电话女孩不再接听,女孩也因此换了几次手机号码。男孩替她照护自己亲生父母陪着他们过年,给她们置办衣服。男孩自己父亲没有享受过的待遇;他告诉女孩父母先替女孩照护他们,等女孩回家后他们俩共同照护俩位老人,他所做的一切女孩都知道,而女孩能做的是不打扰本属于他的生活,慢慢让时间把男孩带出女孩的世界。可是女孩错了他一坚持就是九年,女孩的家人似乎已经遗忘了有她这个孩子的存在!同样九年时间亲生父母没有与女孩相见;唯有他想尽法子联系女孩,无论夜里几点他从没有错过女孩一通电话,鸡毛蒜皮的事他们能聊几个钟头,女孩无意中说漏嘴错过了最后一班车,他担心女孩的安全先派附近别墅的管家去接女孩,当管家或司机找到女孩时,那速度快的让女孩都惊讶,那个点一般人都近入梦乡了,细心她发现管家连袜子都没来及穿。有时女孩心情不好时晚上去附近的别墅区遛弯,本来不熟悉加上时间比较晚路上没有路人连辆车很难遇见,女孩和他在电话里聊着天,心情也好了起来有他陪伴内心不在害怕,路过别墅门卫询问回家路线,被电话那头他听见确定好她的位置,告诉她有点事情挂掉电话。她便开始寻找公共自行车费了好大劲在一个别墅门口,看见一辆还是掉了车链子的自行车,那边路灯有点暗,此时女孩心里有点胆怯,犹豫选着那条路时。一辆军车缓慢开过来,突然女孩心里有种安全感。她在后面跟着那军车刚好是自己要经过的路,要经过另一条路时连路灯没有,另外一边是片树林。那军车打着灯停到幼儿院后门照着漆黑街,借着车灯光她看清了脚下坑洼洼的路。而且人站在车一旁,幸亏穿的军服。女孩瞄了一眼是那辆给自己带路的军车,她心里不在恐慌。心里有点小惊喜不愧有人说:军民一家亲,看来是有意帮忙的。自己运气不错碰上好心的了,等女孩走到有路灯路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因为自己连声道谢的话也没同人家说,刚刚没有看清楚人家的脸,总感觉有点熟悉感。女孩认出他,可是她同家人都没有相认,何况他是曾经的邻居小哥哥,女孩再次当了逃兵,此时她搞不清是感激,还是爱让她措手不及。女孩心里一直留着他的位置,并且内心里开始有点依赖他。女孩确定他心里有自己已足够,他们已经不在同一个生活圈,他们之间相差距离太远,她能做的就是把心爱的他推给更适合他的女孩。此时她才明白明明爱着装作不爱,那种撕心裂肺痛如万只蚂蚁在撕咬自己心。落难后连有血缘关系人躲避自己,一个邻居小哥哥不离不弃暗中默默保护自己,确不能与他相认,比被人抛弃痛苦几十倍,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酸和无奈;可能只有经历过同样事情人才能真正体会的,有种真爱无声危难时刻甚至也是无情的。哪怕用自己性命换心爱人的命也不会半点犹豫,爱到骨髓爱到忘我的境界。因为此时对方生命早就胜过自己,此生他爱情世界里有过女孩存在便足以,他的爱一生都会跟随女孩,那怕她们不能终成眷属;但是女孩必会守护他的爱孤身到老。宁可孤独寂寞也不会同其它男子走近婚姻殿堂,女孩心里爱人的位置谁也无法更换带着心中爱和属于她内心幸福。就是等一辈子也无怨无悔直到停止呼吸那一刻,女孩也是幸福,因为她拥有过爱情,脸上也会挂着微笑离开。

女孩不想他因为自己家事受半点连累和伤害。卷入的家庭战争,更不想让男孩因为感情事为难伤心。那样女孩会心疼的,只要有他的城市便是女孩的家,今生今世他都是女孩的最爱,永不会改变直到死亡。女孩了解男孩他不会轻易放弃谁,只有把他的心伤透,他才可能会放手。女孩所做的一切都不后悔,要想成就一个男人不容易,要想毁掉一个男人是女人的强项,女孩是不许任何人影响他的前途,包括自己。只要他有了家庭有孩子,也是女孩释放心事的时候,即使男孩知道实情真相,那时也为时过晚,只要他在事业上大展宏图生活幸福,再有个优秀的妻子及强大的背景辅助男人事业,女孩此生没有牵念了。他的世界是幸福的,女孩便是快乐,只要他事业不受女孩的影响,那些针对那女孩人不给深爱的男人扔绊脚石,女孩便会心安。委屈误解都是女孩把男孩从苦海里推出去的调味剂,那些针对女孩人的手段只有女孩领教过,心狠手辣的给女孩身体留下的痛。只有女孩体会过,女孩怎么舍得自己深爱的人为自己冒险,宁可自己在相思和泪水中停止心跳,不许自己带着对深爱男人自责中和遗憾里自亡。万一男孩以为女孩受点伤害,那时连后侮的机会都没有。

一生中她当了两次逃兵,第一次儿时本应该陪着他一起长大的,可是她连声招呼没有来的及同他打。便离开他去了一个他找不到女孩地方,她一走便是二十年。她第二次当逃兵是在她到了为人妻为人母的年龄,她无情拒绝他。亲手把心爱的男人推向其它女人的怀里。虽然在女孩心中他是自己一生的爱人,但是在无情世界和现实生活中,只许他做女孩一生的贵人。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