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剪枝前后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59346
威望: 59379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1-05-03 14:27

剪枝前后

赵满仓站在北山坡的一处高台上,手搭凉棚,目光打闪一样穿过一排排果树。终于被他发现东山坡上影影绰绰好像有人在剪枝。赵满仓下了北山坡直奔东山坡。

当赵满仓呼哧呼哧地赶到东山坡时,地上只留下一片新剪的枝条,剪枝的那伙人又换地儿了。

赵满仓没力气再追,手捻着兜里的几张大票,嘀咕着:“钱还愁送不出去?”

“大爷,啥钱啊?谁和钱过不去?没人要我要!”说话的是往山上送粪的嘎子。

赵满仓佯骂,“臭小子,滚一边儿去,耳朵怪尖的。这是给大成子他们的剪枝钱。”

赵满仓儿子常年跑外,家里大面积的果园都是老两口侍弄。老两口虽说身板硬朗,但毕竟岁月不饶人,今年赵满仓的活儿就干得慢了。老伴儿说花钱找人剪,但手艺好的请不到,一般手法的又看不上眼,赵满仓这老庄稼人可不是好“伺候”的!这几日赵满仓真的急,眼看着开春了,自己家还有那一大片果树没剪呢!他吃不好睡不安,那“咔嚓咔嚓”的剪枝声没日没夜地响在脑海里。

那天,赵满仓腋下夹着剪子和锯去剪枝。刚迈进果园,气儿还没喘匀,就愣那了: 他家剩余的果树枝被人剪了!地上横七竖八满是剪落的枝条,一棵棵小树像脱去重负的士兵,神清气爽地挺立着。

吃惊归吃惊,吃惊之余,赵满仓没忘了一棵树一棵树地查看。他歪着脖子看看这棵的形儿,扒拉扒拉那根条儿……之后,竖起大拇指,这技术不赖!

赵满仓猜想,一准儿是大成子他们干的。

大成子是村主任。这主任当得让人服!给村里修路,帮助困难户买种子、种地之类的好事没少干。更难得的是他从来不居功,说都是国家扶贫政策好!前些日子听说大成子成立个剪枝队,请的都是周边有名的果树技术员。看看,不是行家里手能有这剪枝水平?

这可去了赵满仓心头一块病。他让老伴儿赶紧把钱给大成子送去。不承想老伴儿一袋烟工夫就回来了,说:“没看见大成子,大成子媳妇不收。”

于是,赵满仓亲自出马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嘎子调皮着呢,“大爷,大成子哥不差钱。我打赌,这钱你送不出去。”

赵满仓是个倔老头儿,眼睛一瞪,“打啥赌,送出去咋办?”

嘎子才不和老爷子真打赌呢,一吐舌头溜了,跑远了还说:“你就送不出去!”

大成子真忙。这天,蹲点儿的赵满仓“堵”住大成子了。

“满仓叔,咋在门外呢,快屋里坐。”

“叔来给你送剪枝钱。”赵满仓开门见山。

大成子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给赵满仓倒了一杯水,“满仓叔,最近县里开会要求进一步落实扶贫工作。我就想啊,咱村咋把这扶贫工作做深、做细呢?我筹建的剪枝队不是不收费,是选了十几户确实需要帮助的不收费,您老在帮扶计划之内。”

按说这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不收钱还不好吗?就像嘎子说的,谁还和钱有仇?可赵满仓就是赵满仓,屯里有名的倔老头儿。他说,“我老头虽说70岁了,但身板还行,帮我这大忙就已经很感激了,辛苦钱必须拿着!不拿就是瞧不起你满仓叔!”

赵满仓扔下钱就走,大成子也没辙了。

钱,送出去了。赵满仓就像打了一个胜仗,老头儿背着手,哼着小曲儿回家了。

第二天,赵满仓撂下饭碗,也不让老伴儿收拾碗筷,就喊她和自己一起去果园干活,心里还想呢:要是碰见嘎子,就告诉他,钱送出去了。

果树每年都得剪枝,除去密不透风的、水分过剩的新老枝条,果树才能结出优质的果实,才能卖上好价钱。剪落的树枝要一根一根地捡起来,打成捆,运回家做烧火的柴,这工作量绝对不小。

赵满仓和老伴儿刚到果园又愣住了!“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啊,几个妇女叽叽喳喳雀儿似地谈笑着,正在赵满仓家果园里捡树枝呢。

“老两口来晚了啊,我们都干一阵子了。”这个说。

“东家啊,大成子把工钱都给我们了,你们年龄大了,弯腰费劲儿,今儿你们老两口就做监工,看谁偷懒!”那个说。

“哈哈哈……”一片嬉笑声。

没等赵满仓问咋回事,两个快嘴快舌的妇女把话都说了。

老伴儿笑着和她们干活去了,赵满仓站着没动。真的,年龄大了,弯腰确实费劲儿,哪回捡树枝不得在地上连坐带爬的!

“这是大成子用剪枝钱替俺雇女工捡树枝了。”赵满仓感觉有些泪眼蒙眬。抬头,天空透过果树缝隙洒下一片片明丽的阳光,赵满仓咧嘴又笑了!这小日子过得,太暖心了。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